關懷行動力
逆境新思維
作者:葉彥君出處:Cheers雜誌147期日期: 2016.04.22

非洲逐夢50載,用行動改變世界

8歲的非洲夢,母親鼓勵永不放棄
跟隨你的心,並幫助我們改變世界。-珍古德(Jane Goodall)/

 
1960年,26歲的英國女子帶著母親,抵達東非坦尚尼亞的原始叢林,展開野生黑猩猩研究計劃。
 
她駐紮的岡貝野生自然保護區(現為岡貝國家公園)崎嶇、悶熱、缺乏物資,但她不以為苦,隻身前往叢林尋找黑猩猩,一待就是數十年,即便短暫回國取得博士學位,卻未曾眷戀城市生活;就連婚後生子,她也帶進叢林裡撫養。
 
這名外表纖細柔弱、內心卻無比堅毅的女子,就是知名動物及環境保育專家──珍古德(Jane Goodall)。今年78歲的她第三度訪台,接受《Cheers》雜誌專訪,侃侃而談她的「非洲夢」。
 
8歲的非洲夢,母親鼓勵永不放棄
 
「我一直記得自己在好小的時候曾躲進雞舍,觀察母雞怎樣下蛋,一待就是5個小時,」珍古德在《我的影子在岡貝》書中寫下從小對動物的熱愛,8歲時,「第一次決定長大後,要到非洲跟野生動物住在一起。」
 
她一直沒忘記這個夢想。23歲那年,在倫敦的紀錄片工作室擔任助理的珍古德,受邀到朋友父母位在非洲肯亞的農莊小住,立刻再度觸動深藏心中的渴望:「於是,我毫不猶豫地遞出辭呈。」
 
湊足旅費到肯亞後,她主動拜訪當時擔任自然史博物館館長的李基(Louis S. B. Leakey),尋求機會。只有高中學歷的珍古德,感動了李基,決定聘她擔任研究助理,日後更為她找到贊助單位,是她前往坦尚尼亞研究黑猩猩最重要的推手。
 
記者問她,真的跟野生動物生活後,是否跟想像有落差?「幾乎沒有,」珍古德不假思索地回答:「一到那兒,我就覺得自己回到家了。」
 
即使如此,最初研究並不順利。黑猩猩一見她就逃竄得無影無蹤;第三個月左右,她還和母親染上瘧疾,兩週高燒不退。雖然偶爾感到沮喪,卻不曾退縮,原因是:「我有位很特別的母親,」珍古德說,「媽媽一直鼓勵我,告訴我『永遠不要放棄』。」
 
聆聽他人批評,也堅守自己信念
 
果然,成功是留給耐心守候的人。珍古德逐漸讓黑猩猩習慣她的存在,開始掌握牠們的生活習性,更陸續提出讓李基大為振奮的新發現:黑猩猩吃肉、還會製造工具,大大顛覆了傳統學者的想像。
 
1962年,李基安排珍古德到劍橋大學攻讀博士班,這對沒有學士、碩士學位的珍古德來說,是極大挑戰,「我幫黑猩猩取名字,指牠們各有性格與情緒,卻不被認同。」當時所謂「正確」的做法是替動物編號,而且科學家認為,只有人類才懂得思考和具有感情,「教授們告訴我,我所做的一切全是錯的!」
 
「如果有人不同意你,你一定要敞開心胸聆聽,但同一時間,也必須思考別人說的到底對不對,」珍古德說,「如果你不贊成,那就要勇敢站出來說明。」
 
站出來,為堅信的價值奮鬥,珍古德用了一生來實踐。自1980年代起,她發現人類的濫墾濫殺,已導致黑猩猩瀕臨絕種,於是她開始演講、催生基金會與黑猩猩保護區。1991年,在坦尚尼亞家中的陽台,她為青少年成立了環境教育與人道主義的學習組織──「根與芽」(Roots and Shoots),從12名非洲高中生開始,到現在已擴及包含台灣在內的132國。
 
「根與芽」的名稱,來自「樹木」在珍古德心中的象徵意涵。「千年老樹,最初都只是小種子,脆弱、微小,卻具有神奇魔法,能向下扎根尋找水源、向上發芽追求陽光,突破所有城牆。」她表示,年輕人就像根與芽一樣,儘管眼前擺著困難,但只要行動,他們就能改變未來。
 
「我想告訴年輕人,只要每天一個正確的小小決定,每個人都這麼做,地球就能不同。」從當年勇於逐夢,到今天努力繼續傳遞希望,「珍古德精神」訴說的,就是這股堅定不移的信念和力量。
 
 
延伸閱讀 〉〉